「真正让我感受到不孕的恐惧,是要怀二宝Mason。」陈仙梅说,Ryder约1岁时,她便与先生计画怀第二胎,希望两个孩子年龄相近,彼此也能有伴,「但从开始计画怀孕起,在没避孕的情况下,却完全没闹出人命。」

1992年以电影《无言的山丘》出道,便入围金马奖最佳女配角,陈仙梅诠释过各种不同角色,演艺事业顺利。自从2014年与爱情长跑多年的摄影师先生结婚后,淡出萤光幕,如今是全职妈妈的她,在家相夫教子也如鱼得水,经常在脸书上分享生活及育儿点滴,令人称羡。

陈仙梅婚后就与先生计画要生2个小孩,但由于结婚时年届40,早已是高龄产妇,身边有位朋友年龄比她小3岁,却已经苦于不孕、四处求医,经过中医调理再做试管疗程后才顺利怀孕。

陈仙梅说,自己看到朋友这样辛苦,也心生警惕:「如果连年纪比我小的人怀孕都如此辛苦了,我是不是也应该先调养一下?」于是,她跟着朋友看中医调养。当时中医师有提醒她的子宫有点冷,可能与平日喜欢吃生冷食物的习惯有关;幸运的是,调养不到半年,大宝Ryder就在计画中诞生了。

计画想怀二宝,偏偏不如人愿

「真正让我感受到不孕的恐惧,是要怀二宝Mason。」陈仙梅说,Ryder约1岁时,她便与先生计画怀第二胎,希望两个孩子年龄相近,彼此也能有伴,「但从开始计画怀孕起,在没避孕的情况下,却完全没闹出人命。」

她回忆当时的情况,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,「我们很努力地在每个月的危险期做功课,原本亲餵Ryder母乳,也改为喝配方奶;等到接近生理期时,月经只要超过1天没来就验孕,而且一次都买2个不同厂牌的验孕棒,就怕有miss(漏失)。」

就这样过了4个月,肚皮却丝毫没反应,这让陈仙梅开始紧张了。她四处拜拜、求神问卜,经常去各大寺庙求观音娘娘,还特地掷筊求籤,让神明给指示。

她记得很清楚,当时龙山寺的神明给自己的籤诗内容是「要人也要神」,大意是说,想要成功怀孕,除了向观世音菩萨求子,也要找医师调养身体,才能如愿。

夫妻一起调养,认真吃中药终于得子

于是,陈仙梅回到原本的中医诊所,找当初帮她调养身体的医师。「虽然医师没特别说明造成第二胎受孕困难的原因,但却跟我分享,她自己也曾有过相同的情形,症状也很类似。」陈仙梅听完后,立刻大剌剌地告诉中医师:「请给我一套一模一样的中药,我想赶快怀孕!」

这一次,中医师让陈仙梅夫妻俩一起调养,把完脉后,陈仙梅拿了中药粉,摄影师老公则被交代要喝中医水药。果然,不到1个月,她就怀上二宝Mason。

虽然谈起过往一派轻鬆,但陈仙梅也不讳言,在4个月的努力过程中,心情真的很煎熬。

「明明第一胎那幺顺利,产后虽然没特别调理,但也没什幺坏习惯,没能照计画怀孕,心情真的很沮丧。」她说,自己直到那时才真正理解到不孕夫妇的痛苦与折磨,「每次开奖时是最难熬的,看到2支验孕棒都只有一条线时,心情真的会整个Down下来。」

她不禁心想,自己在没有长辈压力的情况下都努力未果了,那些有传宗接代压力的女性,身心负荷一定更沉重、无法放鬆,恐怕变成恶性循环、更难受孕。

乐当全职妈,体会育儿的甜蜜与辛苦

自从有了Ryder与Mason,陈仙梅便婉拒戏约,专心做个全职妈咪。身为2个男孩的妈,她笑说自己每天都在暴怒、断线中成长。

虽然二宝得来不易,但相较之下,生小孩还是比养小孩容易得多。「教养好重要,直到现在我都还在找方法,学习扮演好全职妈妈的角色。」她说自己是在传统打骂教育下长大的,但现在如何在不打孩子的前提下,同时兼顾孩子的生理与心理发展,的确是个考验。

过去,陈仙梅演绎任何角色都得心应手,而戏外的真实人生,她则有更多的期盼,想孩子健康长大、开心快乐,而这甜蜜的负担,也充实了她的人生阅历,无论未来何时重返萤光幕,相信都会更得心应手。

本文摘自今周刊《生活i健康》特刊「固本解症断病根」
赶快加入《生活i健康》粉丝团.掌握最新健康资讯

陈仙梅调养中医计画怀孕mason医师